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马克思为什么没能写完《资本论》

2019-12-23 18:03:18  来源: 百韬网  作者:刘琅
点击:    评论: (查看)

  后人所看到的《资本论》是一部未完成的巨著,事实上只有研究的是资本的生产过程的第一卷是作者本人完成和校阅过。这就造成了后人的一些误解。例如人们通常认为马克思经济学是政治经济学。实际上《资本论》的副标题即为“政治经济学批判”。又如《资本论》诚然一开头讲的就是商品,但马克思与古典经济学家的不同之处,恰恰在于他是用资本的语言来论述商品的。马克思从来没有脱离他所处的资本主义时代而去抽象去论述商品。马克思研究的核心不是商品市场、自由贸易这些老生常谈,而是资本市场,它的基础就是国债制度。在资本主义语境下,货币从来也不是什么交换的中介,而是建立在国家债券的基础上,由银行家发行的银行券,直白地说,只是一张纸而已。

  再如人们通常了解的劳动价值论的发明者并非马克思,而是斯密。斯密认为商品的价值取决于其中的劳动价值量,这就是劳动价值论。马克思是反对劳动价值论的,他认为商品的价值取决于生产资料所有权即法权,在生产资料完全被少数人垄断的情况下,劳动的价值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与我们之前的印象相反。

  《资本论》不是自发产生的结果,也不是马克思对经济问题突然发生兴趣的产物。自从这位哲学博士(1841年在耶拿)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在接触社会问题(普鲁士莱茵省对林木盗窃的处理;西里西亚纺织工人的起义;英国的罢工;法国的阶级斗争)的经验促使下成为共产主义者之后,他就开始了经济学研究。但是他与现代政治经济学的最初接触(其主要成果留在《经济学哲学手稿》、《哲学的贫困》、《雇佣劳动和资本》和《共产党宣言》中)被外部事件的压力粗暴地打断了。马克思积极参加政治,在1848年革命运动爆发时从巴黎回到了德国。他在那里创办和领导了一家日报。革命失败后,反革命势力淹没了欧洲,他流亡到伦敦,不得不从事新闻工作来挣钱养家。这种日常生活的压力以及在伦敦的流亡政治的负担,使他系统表述自己经济理论的可能性延迟了整整十年。只有当一个出版商通过拉萨尔催促他充分地说明他的经济思想时,他才重新开始全面研究亚当•斯密和马尔萨斯、李嘉图和让•巴•萨伊、西斯蒙第和图克,以及著名的英国政府蓝皮书,这些蓝皮书成了关于英国工业、商业、金融和工人阶级生活状况的事实材料的宝贵来源。马克思大约在1857年重新开始的对经济事实和关于资本主义的思想的系统研究,产生了下列著作:

  (a)《资本论》的第一个草稿,逝世后以《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为书名发表,写于1857-1858年;

  (b)未完成的书《政治经济学批判》,l859年发表;

  (c)1861-1863年手稿,共二十三个大笔记本,考茨基从中摘编了《剩余价值理论》(也被人们叫做《资本论》第四卷)。然而这只包括第六到第十五个笔记本。第一到第五个笔记本论述《资本论》第一卷包括的问题;第十六、第十七和第十八个笔记本论述《资本论》第三卷中的问题:第十九到第二十三个笔记本又是论述与《资本论》第一卷有关的问题,包括对技术史和资本主义制度下使用机器的长篇论述;

  (d)1864-1865年手稿,大部分是论述《资本论》第三卷中的问题;

  (e)1865和1870年之间写的四个手稿,恩格斯从中为《资本论》第二卷摘选了大部分材料;

  (f)《资本论》第一卷的定稿,写于1866-1867年。

  因此,在成熟马克思的这六部基本的经济学著作中,第二卷和第三卷没有完成,是在马克思逝世后由他的毕生朋友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经过辛勤加工之后发表的。《剩余价值理论》是由考茨基重新整理和发表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只是在1939年才第一次公之于众。1861-1863年手稿的相当大部分至今还没有发表。人们通常读完《资本论》第一卷就望洋兴叹了。第一卷的开端:商品的价值是什么?一般劳动时间?这是古典经济学的回答。马克思恰恰对之进行了批判。马克思认为是这把一个哲学问题数学化了。《资本论》第三卷才是最重要的。体现的是资本论的核心:信用与虚拟资本支配着资本的生产与流通。真正的信用货币不是以货币流通(不管是金融货币还是国家纸币)为基础,而是以票据流通为基础。这种建立在信用基础上的债务关系支配着资本主义生产与交换。至此,马克思才回答了资本论的主题,即资本是什么,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实质是什么。

  《资本论》没有完成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贫困和疾病。最初计划是在1857年拟定的;最后计划标的日期是1865-1866年。在这两个日期之间的九年当中,马克思经常遇到经济困难;他的孩子中有三个,其中包括他最心爱的儿子埃德加,不幸有病和夭折,特别是由于参加国际工人协会(所谓第一国际)的活动,他又不得不愈来愈多地重新研究当前的政治和社会问题。由于必须回答一个德国政治对手某位福格特先生的诽谤攻击,马克思被迫把《资本论》第一卷的写作几乎推迟了半年。最后,疾病和健康欠佳越来越成为他的障碍。他本人曾用讥讽的话谈到他的“脓疮”,说资产阶级将在长时期内不会忘记它们的作用。但是事实上,浸透着他的成熟著作的,是他对周围一切苦难所采取的惊人的苦行僧态度,而不是由物质困难所产生出的任何悲痛情绪。

  《资本论》在很多地方,倒像是为资本主义唱赞歌的。的确,马克思从来不反对资本,他反对的是资本被少数人垄断,被利用来获取超额利润,而不是发展生产。诚然马克思在1843年以后的整个一生中都是一位革命者,但是他认为最重要的是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科学分析应该成为这个基础的柱石,它要表明资本主义为什么和怎么样通过它自己的发展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的社会创造了经济的、物质的和社会的前提。马克思力求用客观的和严格科学的方式分析资本主义,这的确不是与他的这一意图矛盾的,而且正是他的这一意图所要求的。换句话说,他并不是出于革命热情和对被蹂躏被压迫者的同情,简单地对一种特殊形式的经济组织发泄他的义愤;不用说,他也不是被个人怨恨、物质匮乏或精神创伤所驱使。马克思力求发现客观的运动规律。他最鄙视的,莫过于戴着科学的面具,蓄意歪曲经验事实或伪造研究结果来适应某种主观目的的人,对这种人他甚至比对典型的资产阶级庸人还要更加鄙视。正因为马克思深信无产阶级的事业对人类的整个未来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义,他要为这个事业不是建立一个自我吹嘘或痴心妄想的脆弱讲台,而是奠定一个象岩石一般牢固的科学真理的基石。(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 支持红色网站!」

天天快3手机版_好运快3下载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天天快3手机版_好运快3下载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